公子倾玉

谢谢你来看我,可以看一下我的文章,觉的好的话,点一下关注~\(≧▽≦)/~。到一定粉丝会日更的\(≧▽≦)/。
杂食党一枚,主萌羡澄。
酱酱(・ω・)ノ。

前世今生


  • 醉酒 #

  • (就直接到这吧,中间不想写了。私设忘机没有带走魏无羡,江澄也没认出魏无羡)

  • 现在正值春节,云梦莲花坞内也算不上热闹,反倒冷清了许多。因为大多数弟子和仆人都回家过年与自己的家人团聚。也只有那么几个人还待在莲花坞内。江澄想着:过年嘛,他们也没了家,就因该出去游玩一番。于是江澄便也给他们放了个长假。

  • 江澄现在正在房檐上,身旁都有着几坛天子笑,有喝完的也有未开封的。江澄倚着房梁上,凝望着夜空中那一抹皎洁的月色。回想到了以前,他和魏无羡的时候。

  • 在魏无羡还未被献舍重生之前。(十五六岁的时候)每逢过节,魏无羡就会拉着江澄偷偷跑出去,去外面的集实上吃喝玩乐一番。最后又被虞夫人发现,好好骂了一顿。但最后又看在没闯祸的份上,放过了他们。江澄回想着……

  • 但此时江澄说道:“切~谁想他啊。”(澄澄啊~你就别傲娇了)但现在魏无羡正在莲花坞的门前大喊大叫 ,原因是魏无羡现在是莫玄羽的身体,脸上的妆还未洗净而且经过几天的奔波全身也是风尘仆仆的,看外表就是一叫花子。所以被江家门生误认为神智不清,就把他拦在门外。江澄多多少少还是听到了一些,便从房顶上跳下来,走向大门。

  • 魏无羡依旧不死心,坐在门口,一副‘你不让我进我就赖在这不走’的样子。江澄看到莫玄羽时先是惊讶,因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,但又说不上来。很快这个念头就被打消了,替代的是疑惑。

  • 江澄开口道:“你是何人,为何在莲花坞内。”魏无羡一看是江澄便马上安份了,毕竟在媳妇面前还是要保持形象。江澄就在一瞬间认定这是魏无羡,江澄说道:“好啊,回来了,还主动送上门了”江澄手中的紫电磁—磁—做响。魏无羡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紫电抽了一鞭子。“哎哟喂~师妹你能不能轻点”江澄看见魏无羡依旧安然无恙的,满脸都写的不可思议。

  • 魏无羡马上说道:“师妹啊,你先让我进来,我会给你解释的。”“放他进来”说完,江澄就又回到了房檐上,魏无羡也屁颠屁颠的跟上来。江澄依旧躺在房梁上喝酒,魏无羡也端着坛酒上来了

  • 只见他二人对月把酒言欢……

  • (下一章应该就是车了~大概在周末发吧。)
  • ps.文渣不怪我╮( ̄▽ ̄"")╭

前世今生

  •   

  • 第一次写文,还请见谅。这是羡澄!雷者误入!!!若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会有一些原著内容,致歉。好了,正文开始。

  

  • 私设:双方都对对方有意,魏无羡献舍之后也没变。江澄在大梵山的时候没有认出魏无羡。

  

  • 重生#

  

  • 魏无羡重生了,现在也只有他自己知道。纵使魏无羡生前名声再臭,但他也不会去夺舍他人的生命。偏偏造化弄人,他被献舍了。

  

  • 魏无羡从镜子中看了看自己的花脸,没有在意许多。只是在想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到底经历了什么,愿意把自己给献舍了。另外他是从哪知道献舍之术的,八九不离十是在某个地方捡到一张记着献舍之术的残卷,毕竟他也没说他把我献舍了以后干嘛,但从这些纸上所记录的,多半是灭门吧…………(原谅这章的短小,因为后面写了没啥卵用,因为都知道,所以就这么短)

小甜饼,高糖。

论下雨没带伞,怎么办#
过完周末后,两人也都开始忙碌起来。
“今天天气预报说有雨哦~澄澄你记得把伞带着,别感冒了,不然我会心疼的。”
魏无羡说完就那走其中印着小苹果的一把伞。
“知道了,肉麻死了”
江澄看向窗外,一片晴天。“怎么可能下雨啊”江澄喃喃道。也没有怎么理魏无羡的话,换好鞋,就关上门走了。
一天很快的过去了……
正当江澄因为今天老板没让他们加班而感到开心的时候,就立马被泼了冷水。
“草,魏无羡的嘴是开过光吗?”
江澄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,心里顿时感到绝望。
“总不可能让魏无羡来接我吧,我可拉不下这个脸。算了,冒雨回去吧。”
说那时快那时巧,魏无羡就赶来了。
“哎,师妹,你没带伞就给我打电话,我又不是不能来接你。”
“谁要你接了,你这个时候不应该回去了吗”
江澄有些疑惑,因为早上魏无羡走的比他早的。
原因是魏无羡早上走的时候,走到一半,发现自己有个文件没拿,就跑回去拿。临走之前,看见鞋柜上还有一把印着小狗狗的图案的伞,不用说就知道这是谁的伞。
魏无羡原本是想替江澄把伞带着的,但由于伞上图案引起不适,魏无羡就决定不带江澄的伞。
“所以这就是你不带我伞的原因?狗怂……”
“你师兄还不是没办法嘛,反正我们两共用一把伞又不要紧。”
“行行行,快走。”
江澄所在的公司离家也不算太远,所以两人就选择了步行。伞毕竟是一个人用的,两个人用还是有些小。魏无羡毕竟是老攻,就把伞偏向了江澄,自己多多少少还是会淋湿。
到家之后,魏无羡就觉得头昏昏的,就直接躺沙发上睡了。当江澄洗完了澡,却不同往日魏无羡都会求着他一起洗澡(但绝不止洗澡那么简单,嘿嘿嘿,都懂。)
江澄到沙发面前,摸了摸魏无羡的额头。
“怎么这么烫。”
说完看到了魏无羡的左肩全都湿透了,江澄这才想到,那个伞根本不够两个人打。
“魏无羡你个傻子。”
江澄险些哭出来,但意识告诉他现在不是哭的时候。
江澄把魏无羡拉到了床前,替他盖好被子。转身向厨房走去。二人虽不爱在家中吃饭,但冰箱里却是应有竟有。
江澄熟练的把排骨、调味料等放入锅中加入水中,定好时间。就又去操心魏无羡去了。
在江澄妈妈般附身下,魏无羡的烧也从高烧降到了低烧。
魏无羡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,大概是睡好了……


-突入其来的表白#
-“唔……我怎么在床上”
-“你还说,要不是我,你早死了。”
-“哎~师妹如此关爱我,要什么奖励啊~”
-“只要你管好你自己,我就上香拜佛了。”
-“哎,师妹你先让我睡会,等会在跟你……”
-魏无羡越说声音也越来越小。江澄看魏无羡睡的这么熟也没在继续打搅他……
-大约过去了五分钟,魏无羡突然开口到,
“澄澄啊……你…你知道,我最喜欢…喜欢什么吗?”
“嗯,什么。”
“我最喜欢你啊,澄澄你喜欢…我吗?”
魏无羡一脸期待的看着江澄,江澄则以为他还没清醒过来,便回了句,
“嗯,我也喜欢你。”
说完江澄把脸偏了过去,耳根子也不争气的红了。
“真的吗?师妹!我也最爱你了。”
“魏无羡,你特么没睡啊。”
江澄有些气急败坏。魏无羡把江澄从椅子上拉到床上,开始了一阵翻云覆雨……

短小的一篇啊!连更两话,开心。如果懒癌好些话,我应该会把一辆车写完,敬请期待吧~\(≧▽≦)/

羡澄小甜饼~ 论夫夫两人之间的日常斗嘴、调戏还有太阳🌞👨‍👨‍👦(・◇・)/~~~

第一次写文,不喜误喷( ̄▽ ̄)~小学生文笔╮( ̄▽ ̄"")╭
1、睡觉踢被子:
晚饭吃完后,两人也一起洗了澡(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╮( ̄▽ ̄"")╭)魏无羡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而我们的“二十四孝好老攻,呸!好媳妇”江澄,现在正在洗碗。碗洗完后,正当江澄准备躺沙发上的时候,魏无羡把身子一挪,江澄便躺在了魏无羡版的人肉垫子上。
“哎哟~师妹今天这么主动的吗?那我今天轻点~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”魏无羡没好意的说到“滚滚滚,你能要点脸吗,还是说你是今晚想睡沙发吗?”(成功捕捉傲娇受一枚(・ω・)ノ)“哎!师妹你……”还没等魏无羡说完,江澄就抢先说道:“好了,不用说了,你今晚就睡沙发,还有,再叫我师妹的话,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。”
“魏无羡,睡的时候记的把灯关了。”江澄就直接进了卧室,门被反锁了,钥匙也被丢窗外了。(钥匙:你们夫夫两吵架关我什么事,莫名躺枪,不爽( ̄ー ̄))
你以为就这么简单?不,错了。魏无羡怎么可能规规矩矩的睡沙发呢,找了根铁丝,捣弄几下,门便开了。
江澄本来睡眠很浅,但因为魏无羡在这,也便放松了警惕。平常都是魏无羡搂着江澄睡的,但由于今天的“特殊事件”江澄就是一个人睡了。见有熟悉的味道飘进来,江澄微微皱起的眉头也放松了下来。
江澄翻了个身,被子就掉了下来。江澄几乎整个后半身都裸露在外。魏无羡叹了口气:“哎~师妹真是的,明明爱踢被子,还要一个人睡”
魏无羡走上前,上了床,替江澄把被子盖好,便搂着他睡了。魏无羡搂着江澄心想:等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你。
翌日清晨#
江澄一睁开眼,就看见了自家老攻的睡颜。还没等江澄翻个身,魏无羡就把江澄搂在怀里,贴着江澄的耳垂,沙哑着嗓子说道:“阿澄,昨日的债,你还没还呢~”
然后江澄就被上了,在江澄被日的快要晕过去的时候,他还在想:不要紧的,大不了我去买条狗回来。然后从魏无羡那抢回主导权。(论自家媳妇的反攻之路)
再然后他们就在床上度过了愉快的一天。